北荒极地 第九十九章神元丹(第1/2页)

作品:《重生女修要转运

        “时间太紧了,北荒大会怕是难过啊,”掌门长叹口气,咬着牙道:“他们若不让我们好过,拼了我这条命,也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掌门一向主张和气,不与他宗交恶,这是秦云宗屹立数万年的祖训,而他也一直都以老好人的姿态面对着大家。可是又一个性子烈的师弟秦玄余,庞秦逸其实内里也相差不远,护短得紧,又喜欢记仇,只是秉持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宗旨,让人吃了亏还不明所以。

        事关师弟,庞秦逸有些失态了,他依旧紧绷着脸冷笑道:“他们这是得了多大的机缘,敢上门欺负咱们,我倒是要瞧瞧他们有多少能耐。

        溪儿,你在这里帮你师父疗伤,天扬、书杰,跟我走!”

        冯天扬紧握下郑芸溪的手,放下跟着庞秦逸走了。

        郑芸溪转过头来,手一挥布置下阵法,秦玄余现在并不大舒服,闭着眼睛,眉头紧蹙,额头上大滴的汗珠往下落着。

        之前简广涛也在场,他默默地坐在灵霄宗掌门的身侧,微合着眼睛,只有在听到秦玄余进阶成为六品阵师时,猛地睁开眼。

        元婴期十二层和中期之间的差距极大,神识更是高了不少。

        谁都没想到灵霄宗竟然会嚣张到当着众人的面子出手,秦玄余是炼器师,其炼制的器可以抵抗住以灵气高度凝聚形势的威压,可绝对抵挡不住神识的攻击。

        “溪儿,别跟你师伯说我神识受损的事,”秦玄余缓缓睁开眼睛,嘴角苦涩地说道。

        神识受损可是大事,蕴养起来很麻烦,无数颗的精元丹倒入口中如同填无底洞,更何况他还是元婴期修士,神识折去一半,即便修复大半,也是许久之后了,过了修炼最佳期,他此辈子也算是交待在这里了,没必要耗上宗门众多的物资。

        郑芸溪轻叹口气,“师父,人与人之间最怕的是不坦诚,您觉得是为了宗门好,怕师伯跟简广涛拼命,可是您瞒着不说,我们大家又如何知道灵霄宗已经猖狂至此呢?

        师伯遇上您的事是会小乱阵脚,但是他修习的玄学会让他寻找到更为妥当的方式处理此事。

        北荒大会要开始了,我就不跟您计较了,先给您疗伤,但是说好了,等大会结束后,您亲自去跟师伯说去。”

        “你这丫头,操心的本事倒是渐长,”秦玄余有气无力地笑着道,“行了,我的伤自己有数,你出去吧。”

        郑芸溪直接丢了秦玄余一个白眼刀子,没理会他,而是眼睛一眯,从乾坤器里取出自己之前吃的神元丹一瓶,递给他,“师父,您先恢复神识,这神元丹是用残魂碎魄炼制,里面有着紫明玄火的灼烧,去除阴气,您吸收起来也是无碍的。

        我去寻老祖,恐怕这次大会,灵霄宗轻易不会罢休。”

        秦玄余接过玉瓶,迟疑地打开,那扑面而来浓郁灵气让他精神一振,不过闻了一下一直疼痛难忍的神识竟有些舒畅起来,他手紧握住玉瓶,沉声道:“好,你且去吧。”

        离开大厅,郑芸溪直奔着药云峰而去,老祖在闭关中,全峰上下的弟子都在紧张地练着丹药,不仅为参加比试的弟子提供充足的丹药,还有些精英弟子会跟其他宗门世家的炼丹师切磋。各种辅助技能的比拼,也是展现宗门世家综合能力的一方面。

        辅助技能的作用不容小觑,之前因为秦玄余进阶为六品炼器师,其他宗门多了些忌惮。甚至有的宗门世家就是因为某一种辅助技能的强悍而在修真界有一席之地,分割不多的修炼资源,就比捕捉驯服灵兽的灵霄宗。

        药云峰里最厉害的莫过于五品炼丹师老祖,其峰主也不过是四品炼丹师。

        不管是修为还是炼丹上的天赋,老祖都逃脱不了参加北荒大会。她坐在老祖洞府前槐树下的石凳上,煮了一壶清茶,淡淡地品着,有要将老祖等出来的架势。

        “郑芸溪,你这是要等老祖出来吗?”应宇笑晃荡出来,唰地一声打开扇子,不请自来地坐下,手一翻取出一瓷杯,自己倒了杯茶,抿了口,砸吧砸吧嘴嫌弃道:“没点灵气,喝来何用啊?”

        郑芸溪抬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以前是你灵根有问题,现在没问题了也不知道勤奋修炼,不看看还有几天北荒大会就开始了,磨刀不误砍柴工,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应宇笑在秘境中被她噎惯了,直接当耳背撇撇嘴哼了声。

        郑芸溪摇摇头笑着道:“这茶是我从凡间带回来的,是没有一点灵气,但是对修身养性稳固神魂有着很大的帮助。我是建议你多喝点的,算了,你没有去过凡间,倒是领悟不了喝茶的意境。改天我瞧瞧有没有灵茶,那才是好东西呢。”

        应宇笑嗯了声,禁不住问道:“凡间果真好吗,书哥和扬哥去了凡间回来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可我又说不好怎么不一样。”

        郑芸溪低垂着头,抿着唇,应宇笑不是个坏的,只是各方面需要雕琢,否则她也不会费心帮助他。

        冯时瑾九岁才到宗门,不论他的出身还是资质,都让小辈们不大容易接受,将他孤立起来。应宇笑依旧如上世般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