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2-人工呼吸(第1/3页)

作品:《如果等我三十年

????????司马秋云死也没想到,她还会再次见到梁禾。

????????她本是怀着寻死的心从桥上跳下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人救了上来;而这一睁眼,又到了1988年的山西大同,正是他们写生的时间;而且救她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梁禾。

????????这一次,她的身份不是邱晓云,而是变成了云麻村隔壁村里的一个疯女人,陈霜。

????????她懵了。

????????这个时候,正是梁禾和邱晓云感情最深厚、最情投意合的时候,她出现了,算什么?她要和自己抢男朋友吗?

????????但是很快,她发现这个世界和她想得不太一样。这里的1988年,不是她经历的1988年。不知道在哪一个拐点,时间出现了分支,主角还是那些人物,但是剧情却不太一样。

????????这是一个与她经历过的时空完全平行的空间。

????????在这个世界里,梁禾依旧是美院研一的学生,和林重仁带着大一的本科生来山西大同写生。这群本科生里,确实有一位叫邱晓云的学生,她也确实有一位关系亲密的同学王晨。但是,邱晓云和梁禾,只是普通的校友关系。

????????她想起了邱正宏的当初跟她解释平行空间举的那个例子:一个有着六发左轮手枪的人,每一次开枪自杀,都会有中或者不中的可能,而每一种可能都会是一个你看不到的平行空间。想到这,她好像忽然明白这个世界时间的拐点在哪儿——最初梁禾踢的那一脚球,同样也存在两种可能:他踢中邱晓云,或者没踢中。上一次是踢中了,而这一次,没有踢中。

????????因为没有踢中,所以他不会拎着礼物去给邱晓云道歉,也不会特意邀请邱晓云参加《野风》第一期的野外野生,更不会和邱晓云有那么多交集——因为邱晓云的身体里是她原装的灵魂,不是司马秋云。

????????同样的,这次陈霜,应该也存在于秋云经历过的那个1988。只是在那个空间里,陈霜没有掉河,而在这个空间里,她掉下了河。

????????邱正宏说过,在这个平行空间的规则里,没有人能逆天改命,一个空间里也不可能凭空产生一个人。秋云之所以能在这里睁开眼睛,至少能说明2点:1、这个世界里司马秋云只她自己,这就代表着这个世界的邱正宏不管有没有进行空间互换的实验,或有以后会不会再弄一个21世纪的人来,都不会是她司马秋云了。2、2020年,司马秋云从那么高的桥上跳下,她的身体即便被打捞起来肯定也惨不忍睹,这就意味着这个世界的陈霜不可能和她是单纯的交换灵魂——陈霜的灵魂如果去了21世纪,根本没有可依附的身躯。那她能去哪里呢?

????????唯一的可能性,是她确实溺水而亡了。

????????而司马秋云受到命运的眷顾,用陈霜的身体再一次重生。

????????在21世纪的那个平行空间里,司马秋云,无论灵魂还是身体,都彻底死亡。

????????这也同样意味着,这一次,司马秋云,是真的回不去了。

????????除此之外,秋云还发现一些和上次不一样的东西。上一次她依附邱晓云的身体里,对邱晓云十八岁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邱晓云的身体完全就是一个空壳;而这一次,她依附在陈霜的身体里,却能用旁观者的角度,像看电影一样清晰看到陈霜的过去。所以秋云才会在被救起来的那个晚上反应奇怪又缓慢,她自己都有些疑惑,我tm到底是谁?

????????在她搞清楚这一切之后,她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是这样,陈霜的记忆残存在她的身体里,是不是就意味着这副身体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还是原装的,不会吸取身边亲密人的能量?再进一步设想,是不是6年后的1994年,真正的司马秋云会出生,也不会有影响了?

????????可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第二天,就是梁禾出发离开山西的日子。

????????但这一次,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豁出性命,她也要和梁禾在一起。离开山西又如何,就算离开银河系,她都要追上去。

????????梁禾觉得有些头大。

????????他记得明明昨天晚上把陈霜送回去了,可怎么今天在火车上居然看到她了?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没有看错人。不但没有看错人,那个人还笑盈盈地朝他打招呼。

????????“大恩人!”她隔着三五个人的位子朝他挥手。

????????梁禾看向窗外,装作没听见。

????????“大恩人!大恩人!”背后的声音并不放弃,反而更加大声,“梁大恩人!”

????????周围的人顺着秋云的声音看过来,像一把把小利剑扎在梁大恩人身上。

????????他不得不回神,假的不能再假地朝她笑了笑。

????????这一笑被看作是种鼓励,秋云更加热情地招呼道:“梁大恩人!你来我这边吧!我买了硬卧,你过来休息一下,不用站着!我买了橘子,过来吃点!”

????????梁禾头更大了,昨晚那句“你亲了我,要对我负责”还在耳边回荡,他忙说:“不用了,这边挺好。”

????????“那我过来找你吧!”秋云开始翻山越岭地挤过人群。

????????梁禾真的是怕了她了,瞧着这一车厢闲得蛋疼的吃瓜群众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