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一章 反攻第一仗(第1/3页)

作品:《烽火雄兵

????????滨海军区的团级以上干部被召集起来了,这是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

????陈世凯宣布了中央关于下半年的军事行动纲领,要求八路军新四军所属部队打好秋季攻势战役,用实际行动在冬天到来之前给予辖区内的日军沉重打击,用一场胜利为即将召开的“七大”献礼。

????延安在筹备“七大”,这已经不是秘密。在刘政委路过滨海区的时候,林飞虎就知道了。

????在冬季到来前,用一场胜仗来为七大献礼!这个战役目标让滨海区的每一个干部都兴奋起来,各自在打着小九九。

????到会的干部们听取了关于国内国际形势的报告,对于战局的了解更深了一些。

????在这一年,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已经能取得了逆转,同盟国已经从战略进攻转为了战略防守。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正在同心协力的向法西斯侵略者发起反击,法西斯同盟国失败的日期已经不远。

????在北方,苏联红军已经连接发起了五六次军事打击,从北面的列宁格勒到南方的斯大林格勒,从波罗的海到黑海,英勇的苏军向法西斯德国的侵略军和仆从国军队发起了致命打击,德军已经即将被赶出苏联国境线,战火已经向德国本土蔓延。

????在西欧,盟军已经于六月成功在诺曼底登陆,开辟了第二战场。法西斯德国已经是腹背受敌自顾不暇,法国的光复已经只是时间问题……

????在太平洋上,美军已经成功的敲碎了日军的“外壳”马绍尔群岛,并且在马里亚纳群岛和日军联合舰队展开了决战。结果美军共投入包括航母15艘、护航航母14艘、战列舰7艘、巡洋舰25艘、驱逐舰180艘、潜艇35艘在内的600余舰艇,飞机2000架,地面部队四个师又一个旅15万人的庞大兵力,一举歼灭联合舰队的核心主力,日本海军已经基本上丧失了制海权……

????在东南亚,日军驻缅甸军在中国远征军和英军的联合打击下,已经丧失了战场的主动权,中英军队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在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干部们都是一脸的兴奋。虽然欧洲战场的结果和八路军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他们都知道希特勒是日本人的朋友,这种臭味相投的人就应该被打败。

????相比较德国人的失败,他们更关心日本人被消灭了多少。尤其是他们听说鬼子在太平洋上不断地被消灭的时候,更是露出一种快意恩仇的笑容。

????林飞虎没有笑,他在默默地抽着烟。对于日本人被美国佬消灭的消息,他还是很高兴的。可是这些高兴远远没有战场上交战双方参战兵力的数据让他更吃惊。

????美军在海上用的是航母,他们的军舰和飞机已经多到让日本人都招架不住的地步了。这让林飞虎想起了小沙东海战,想起了一直让八路军头疼不已的鬼子飞机。

????八路军连一艘像样的船都没有,偶尔一次水上的行动还让鬼子的汽艇造成了重大的损失。飞机更是不可想象,仅有的几架飞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林飞虎敏锐地意识到,以后的战争打的不是人数的多少,决定战争的胜利更多的是取决于装备的优劣。没有飞机没有军舰没有坦克没有大炮,注定是挨揍的命!

????相比较武器上的劣势,还有一个让林飞虎痛心疾首的事情,那就是在华南的豫湘桂会战。在各个战场都取得了胜利的时候,政府军居然在战场上一再惨败,丢失了大片的国土。

????这让林飞虎非常的不理解,为什么在其他战场节节胜利的时候,拥有战争主导权的一方却遭受了如此的惨败?这当中深层次的原因值得思考。

????林飞虎的思路被掌声打断了,他下意识的跟着鼓掌起来。

????“同志们,我们要向辖区内的鬼子发起反攻,寻找机会尽可能的多消灭日军,向七大献礼!”陈世凯握着拳头说道。

????“请首长放心!”孙济海目光炯炯地说道,“小鬼子现在就是秋天里的蚂蚱,活不了几天啦!”

????“是的,”万宜良也笑道,“我们一直在鬼子的进攻下处于守势,现在终于可以找机会发起反击啦!”

????“嘿嘿,我敢说用不了三年,也可能是两年,就能把小鬼子赶走啦!”张大勇也兴奋地说道。

????林飞虎还在抽烟,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散会以后,各部队的负责人都返回了各自的辖区,林飞虎被万宜良专门留了下来。

????“飞虎同志,你对孙家山还有印象吗?”万宜良轻声问道。

????“有啊,怎么没有!”林飞虎怔了一下说道,“我在那里战斗了大半年,很多战士都牺牲在那里!”

????“是啊!”万宜良和林飞虎慢慢地走到了一个高台上,向东南方望去。远远地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天边一片灰蒙蒙的黑线。

????林飞虎和万宜良都知道,在那个方向有一片大山,在大山的下面有一个海港。在海港的边上有一座小山包,那座小山包叫做孙家山。

????“一晃六七年过去了!”万宜良感慨道,“那时候我的部队奉命驰援孙家山,也就是那时候遇到了你。”

????“是啊,”林飞虎也感慨道,“在那一年我的部队连换了四个身份,从税警团的主力连到阴差阳错的被编入第八军,再到后来遇上万宜良的部队,直到后来成了游击队……一晃六七年过去了。”

????“这几年我的部队从南打到北,又从北打到南,现在又到了北面。”万宜良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