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二章 阿多丸号(下)(第1/2页)

作品:《烽火雄兵

????????阿多丸号上,木村已经被小源会三郎下令抓了起来。作为一个有着丰富航海经验的船长,手下竟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这让小源会三郎暴跳如雷。他看着木村耷拉的脑袋气的浑身发抖,有种想抽出武士刀把他脑袋砍下来的冲动。

????然而大错已经酿成,再去指责某个人已经意义,他面临的实际情况是,必须要拿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来。现在正是海水上涨的时候,失去动力的阿多丸号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就地抛锚,派出水手潜到船底去,把缠绕在推进器上的异物清除掉。虽然不能肯定上面缠绕的究竟是上面东西,小源会三郎已经基本确定那就是一张渔网。

????另外一个办法就是返航,这需要港口派出拖船来把阿多丸号拖回港口。要是把船拖回港口去处理,效率要比在海上高的多,然而却是有一个让小源会三郎头疼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底舱里的那些中国工人,本来只要阿多丸号出了港口航行到大海上,这些工人就算明白过来也没有办法,他们为了活命只能乖乖的听从安排,最后被卖到九州去做劳工。在大海上他们赤手空拳的面对有武器的押运员还有船员,这些中国人没有任何的反抗的机会。现在不一样,要是阿多丸号返航的话,这些中国人怎么办?他们要是知道船返航了肯定会不顾一切的闹事,到时候要么把他们全部杀死,要么把他们释放回岸上。

????全部杀死,不光是小源会三郎舍不得,估计就是原野也不同意。这些强壮的工人一运到本土去,那就意味着大把大把的钞票,把眼看就到手的钞票再扔掉,谁能舍得?

????放掉,那更是不可能。本来码头上以前就有工人失踪过,传言好长时间才平息。这批中国人要是被放回去,那岂不是要走漏了消息?要是消息走漏了,那对于皇军包括大日本帝国的声誉是会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本来国际上的很多国家对于他们发动的“大东亚圣战”就有很多不同的意见,要是因为这件事被抓住了把柄,那会对日本的外交产生很大的被动。

????要知道在码头上不仅仅是只有日本人和中国人,这里还有一些荷兰人和比利时人。他们以前是被聘用来的工程师,港口被日本人占领后,他们被“劝告”留了下来,继续为日本人服务。这些外国人要是把这一消息透露出去,那后果不堪设想。

????不管怎么说,阿多丸号失去动力的事情要向港口通报的,小源会三郎指令通讯室向港口管理处和宪兵队分别发了电文。他在等待回复的时候,下令阿多丸号就地抛锚待命,要不然涨潮的水流会把阿多丸号冲向岸边搁浅,那样的话就算是天皇亲自来恐怕也回天乏术了。

????然而港口的回复让小源会三郎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虽然从电文的措辞上他也感觉到了原野和小笠原的紧张和关心,却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港口的航道上正在有一艘货船进去,拖船没有办法从港口里出来。另外一点就是,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这个晚上,阿多丸号只能飘在海上过夜。

????“全体戒严!”小源会三郎的心情糟透了,他板着脸下达了命令。

????砰!他的船长室被推开了,毛利脸色十分难看的走了进来。

????“船长阁下,我对你的手下犯如此愚蠢的错误感到非常的不解,难道这船上的人都是一群猪?”

????小源会三郎听了脸色更难看了,船上的人都是猪?那这里面是不是包含着他这个船长?“毛利君,我的手下犯了错误,自然由我来处置,你还是把船上的那些中国人看好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刚才去看了一次,他们现在还在睡觉。这帮支那猪,那点药性居然持续了这么久,他们的体质也真够差的,真是东亚病夫!”毛利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关心的是,阿多丸号什么时候能够动起来?”

????“现在天已经黑了,水手就是下去也看不见作业,一切要等到明天才能有结果。”小源会三郎冷冷的说道,“毛利君,支那人天生狡猾,你的手下可要千万小心。”

????“呦西,这个没问题!”毛利笑了一下,“船长阁下,我想我们都需要休息,希明天太阳从大日本国升起的时候,我能听到好消息!”

????舱门被关上了,毛利的脚步声渐渐地远去,小源会三郎站了起来,走到窗户口向外眺望。远处连岛上灯塔一闪一闪的,港口也可以看到微弱的灯光。相比较起来阿多丸号上的灯光则是通明,三多组正在机轮舱带着船员做最后的检查。

????海风从窗户里吹了进来,冻得小源会三郎浑身一哆嗦,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伸手带上了窗户。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这是他从当上船长之后从来没有过的。这些年他不知道往返了中国和日本之间有多少趟了,从这里运回多少物资他也记不清楚了。

????他只知道来的时候是一些配载的武器弹药,偶尔会有一些志愿为“大东亚圣战”献身的女人随船前来中国。回去的时候则是各种不同的物资装满了船舱,有的时候是煤炭,有时候是矿石,有时候是木材。

????天津,青岛,大连,上海……中国沿海的港口他几乎跑了个遍,他在惊讶于中国的物产丰富的时候,也对于那些木头一样在码头上为日本人做事的中国人感到悲哀。他们像是木头一样机械的做着同样的工作,为了一口可怜的吃食把自己变成了行尸